4月6日,《華商報》發表“觀察”《被“提升待遇”誤讀的公務員分類改革》。公務員分類改革怎麼會被“誤讀”?文章開頭引用了來自《新華每日電訊》4月4日的消息:“國家有關部門正制定《行政執法類公務員管理暫行辦法》和《專業技術類公務員管理暫行辦法》,一旦實施,公務員擠破頭也要爭當領導的局面將得以改善。換句話講,基層公務員即使當不上處級領導,也有可能享受處級幹部的待遇。”
  如果想經過“觀察”,然後給“誤讀”糾錯,但這樣的先入為主只能用“欲擒故縱”來理解了。在人們還不知如何“分類”,如何“管理”的懵懂下,已經有了“一旦實施,基層公務員即使當不上處級領導,也有可能享受處級幹部的待遇”的“預告”,若要人們不把這種“改革”理解成“提升待遇”,除非現在的處級幹部待遇,已經等同於普通老百姓了。
  老百姓對改革的認識和理解,或許還停留在產生了無數下崗工人的年代。因此,對有關公務員的改革,必定會“一提到待遇,很多人就認為,公務員分類改革是為了優化人員結構、提高管理效能、改進公共服務,而不是為了藉機給公務員增福利、漲工資”;進而有人擔心“公務員分類改革會不會走形、變味?會不會異化為公務員自謀福利乃至‘權力自肥’?”而“基層公務員即使當不上處級領導,也有可能享受處級幹部的待遇”,作為公務員分類改革的“基調”,對這支“歌”的主旋律,大致也能哼得出來了。
  那麼,究竟是人們誤讀了公務員分類改革,還是有關“改革”的種種跡象,似乎在反覆印證人們對借改革自謀福利乃至權力自肥的擔憂?
  在公務員分類改革中先行一步的深圳,試點公務員分類改革後的幾年內,4萬多名公務員中聘任制超過了3200名,但無一人被解聘。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說,如果分類後考核走過場,那麼按照《勞動合同法》,很多聘任制的公務員就很容易拿到無固定期限合同,又會變成“鐵飯碗”。不僅如此,這個“鐵飯碗”還有望成為享受處級幹部待遇的“金飯碗”。
  如果說人們對公務員分類改革的“誤讀”,是被公務員的“油水”閃花了眼睛,那麼,對借改革自謀福利乃至權力自肥的擔憂,應該是有現實基礎的。這種擔憂就如竹立家教授指出的“公務員改革的一些主導者,他們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”,而事實已經證明,既得利益集團是改革的最大阻力。在權力尋租都司空見慣的官場腐敗下,權力自肥可能已經算作相對“合法”的官場積弊了。
  當然,從理論上看,公務員分類改革,如果按照設計初衷,必然有其積極意義。但是,無論深圳3200名聘任制公務員,幾年來無一人被解聘,還是改革未見端倪,“享受處級幹部的待遇”已經煞有介事,這讓人們如何在“誤讀”中求正解?誰來把這個已經“油水四濺”,而聲稱“不肥”東西解釋清楚?
  因此,只有在看到大批下崗工人才瞭解“改革”的人們,還是洗洗睡吧,別“誤讀”了人家“公務員分類改革”。儘管國家大政方針的初衷是好的,但期望既得利益者在改革中“革”自己的“命”,恐怕“路漫漫而修遠兮”。
  文/知風  (原標題:洗洗睡吧,別“誤讀”了公務員分類改革)
創作者介紹

當舖

yt97ytds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