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鄭州金水河邊,一男子割腕尋死 其妻子稱,丈夫常說壓力大,活不久了
 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頂梁柱,請想想你的妻女,重新振作起來
  望著流淌的金水河水,45歲的袁偉(化名)心裡的憋屈再次涌上來,選了一塊草坪躺下後,他便拿出包里的刀,用力在左手腕處割了三刀。身穿黑衣的他望著天空,靜靜地等待死亡的到來,他說,“那樣或許就能徹底解脫了,再也不用愁房子了。”
  現場:男子在金水河邊割腕
  昨天上午10點左右,一名女士從鄭州順河北街金水河橋南經過,發現了躺在草坪上、血流如註的他,便報了警。河南商報記者趕到現場時發現,袁偉斜躺在草地上,沾血的右手放在胸前,臉色已經發青。在他身旁有一個紅色的手提袋,民警打開,在裡面找到了帶血的刀,袁偉就是用這把刀切開了自己的手腕。
  120趕到後,發現他已經沒了血壓,掀開衣服,河南商報記者看到他肚皮深凹,肋骨突出很高。救護人員說,他可能一星期沒吃東西了。
  簡單包扎後,120和民警把他抬上救護車拉往黃河醫院急救,後又被緊急送往重症監護室。
  自述:這麼多年房子也買不起,扛不下去了
  昨天下午,河南商報記者在重症監護室里見到了袁偉,他閉目躺在病床上,說話的聲音小得只能湊到他嘴邊才能聽清。他說,生活壓力好大,自己快扛不住了。河南商報記者瞭解到,袁偉是信陽平橋人,年輕時來鄭州打拼,在鄭州某飯店後勤做維修,已快20年。
  “但這麼多年過去了,房子還是買不起,給不了妻子孩子一個安樂的家。”袁偉說,目前一家四口租住在一間20平方米左右的小房子里,“大女兒都19歲了,還只能和我們住在一起。”買不起房子,租的房子也快拆了,“現在每天都在為找新住處發愁。”但四五百元一個月的房子已經很難找。
  妻子:半個月前丈夫常說生活壓力大
  昨天下午4點,在黃河醫院重症監護室門口,袁偉的一名同事說,袁偉到飯店工作已快20年了,工資每月2000元左右,生活很節儉。
  下午4點20分,袁偉的愛人來到重症監護室門口,她說,袁偉每周六會回家一天,其他時間都在單位。半個月前,丈夫常說生活壓力大,並稱自己活不久了,需要吃安眠藥才能入睡,“我當時安慰他,有啥過不去的。”站在重症監護室的門外,袁偉的愛人一度不想進門,幾次差點流下淚來,“這下可怎麼辦?醫葯費怎麼辦?”
  她帶來了家裡僅有的1000元,但這對肌腱已經被切斷的丈夫來說是杯水車薪。(來源:河南商報)
  河南商報記者 程時培
  實習生 王琦 文/圖
創作者介紹

當舖

yt97ytds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